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丝袜诱惑  »  内部会议福利多
内部会议福利多
大学毕业后,我进入一家大型国营系统工作,待遇算好,属于白领一族,平日工作比较忙碌,而且系统内会议特多,大都会选择一些好地方,比如风景区或四星级以上的宾馆。让我们在工作烦劳之余,有闲暇轻松以下神经。我的这次外遇就是在系统内的一次会议期间(其实,平时也没有时间)

  这是发生在97年7月份的一次系统内学习的会议期间的故事。地点就在北京郊外的一处度假村内。会议时间将近一个月。这次会议的议题比较多,分成几个组,采用边讨论边学习的方式。

  与我分在同一组有三男二女,其中有一个北方女孩小伊,人长得不算特别漂亮,但皮肤干净白皙,一头长发,身材很好,属于看起来蛮可爱的类型。讨论问题时有一股执着,不轻易妥协。因为我在系统内工作时间比较长,专业知识和经验多一些,我的观点通常会得到小组成员的认同,几个同事也都喜欢和我讨论一些问题。我们的日程安排一般是白天开会、讨论,晚上偶而也会讨论,大部分的晚上时间可以自由运动,我与小伊相比其他组员相比,接触多一些。我们有时会打打乒乓球、羽毛球或网球,玩的比较投入。有时,也探讨一些专业问题。刚开始,我们没有感觉到什么,但男女长时间的这样在一起工作和生活,尤其是远离家人和故乡,慢慢的就难免会滋长起一些儿女情长,一股暖暖的情调渐渐弥漫开来。也许是逐渐熟悉的缘故,有时,小伊常常在一些小事上对我耍起脾气来。

  一个周五的傍晚,我们小组打网球,与我对垒的是两个女孩子,其中一个球技较好,而小伊则稍稍逊色一点。有几局我与另外一个女孩对打,而与小伊调侃说,你再练两天才能和我对垒。球还没有打完,我已经明显感觉到小伊又在生我的气了,不过我也没有十分在意,心想,一会哄一哄她也就没事了。

  大约在1个半小时左右,我们结束了球赛。各人收拾东西回房间洗涑,我悄悄在她耳边说,一会我们出去散散步吧。小伊没有回答,我知道这就算默许了。

  半小时后,我一个电话过去后,我们两就走出了度假村。

  天已经暗下来了,因为是郊外的度假村,此时的村外除了一些夏虫鸣叫之外,竟是一片寂静。村外大约100米左右修建了一处山野公园,也作为度假村的配套休闲的去处。脚下是一条沙石小路,两边是稀疏的幽暗的灯光。一路上我们竟然默默无语,本来想好的逗她开心的话语仿佛飞到了九霄云外,一句也说不出来,实际上已经没有必要再说。在这么美好的气氛中,谁还会记得刚才生气的事呢。

  这个公园不大,基本保留了自然地貌。高低错落的树木,怪石嶙峋的小山,山上还流淌着一泓小小的、细细的泉水。此时的我与她,其实并没有一点欣赏景致的心情,心中对彼此的渴望正一点点、一点点会聚,形成了一股汹涌的暗流,我能听到小伊的不均匀的喘息声,感觉到她起伏不断的胸脯的涌动。我们在泉水旁站了大约十分钟,我再也按捺不住了,侧过身,将她揽在我的怀里,小伊顺从的象个猫,将头埋在我的胸前。我慢慢的抚摩她的还飘着洗发液的头发,她的裸露双臂的肩膀,她的完美曲线的后背,她的圆圆的臀部,我清清地抬起她的头,那似开似合的眼眸,那滚烫深重的呼吸,鼓励我温柔地吻了她,她也吐出软软的舌尖回吻我。那一刻,我真的醉了。我轻声问她,是否还生我的气,她竟然捶打起我的胸来,说我好坏,总欺负她。我回答她说我真的就想一直这样欺负你。我一边与她调情,一边移动到幽暗处,在我想拉起她裙子的时候,她俯在我的耳边说,我们会房间吧,我怕这里的虫子。实际上,虽然我确实有点把持不住了,但我也不想在这蚊虫众多的环境下作爱,我这样做就是在等待她的这句话。

  我俩回去的脚步比来时要匆匆得多。

  顺便提一下,我们会议的条件还没有达到每人一套房间的地步,不过与我一起住的伙伴是北京人。下午会议一结束就立刻回市内了,在周一早晨才会回来,这一点我们都无比清楚。事隔多年我还要感谢我北京的那位室友。是他创造了小伊和我欢好的条件。这咱先暂且不表,还是言回正传。

  我们匆匆赶回了我的房间。第一件事当然是将门锁好,灯关上,窗帘拉严。

  我们的窗帘是两层的,我只拉上了一层,院子里的灯光多少还能透过少许(我们是度假村,所有的房间都是平房)。房间里保留着朦朦胧胧的光亮,恍惚间,竟然感觉天地万物与我无关,我只想享受我们两个人的温柔。

  我和小伊面对面的站着,我慢慢的除去她的衣衫,解开她的胸罩,褪下她的绵质裤头,抱起她,轻轻的放在床上。我很快除掉了自己的所有衣裤,变得赤条条的。我压抑着澎湃的激情,决心慢慢享受眼前的可爱的女人。我坐在小伊的脚边,从上到下仔细打量着这个一丝不挂的尤物,这个下午以前还是我系统内的其他省份的同事,现在已经是属于我任意摆弄的女人。小伊确实算得上一个真正的女人,皮肤凝如白脂,乳房坚挺适中,纤腰款款,阴庭高高隆起,阴毛整整齐齐,仿佛刚刚梳理过。在淡淡的光亮投射中,简直不可方物。

  惯有的女孩子的自尊使得她一直闭着眼睛,双腿紧紧的并拢着。我轻轻地压在她的身上,她的皮肤竟是这样光滑,有一种凉凉的感觉,我用我的舌尖添着她的唇,吹着她的耳根,吻着她的脖颈,小声说着,你好美。小伊环抱着我的后背,喉咙里传出一种说不清楚的声音。我把玩着她两个小巧的乳房,亲吻着两个有点愤怒的乳头,我移动着我的头到她的腹部,用我的舌头梳理着她的油黑的阴毛,在我想进一步用舌头探幽访胜的时候,小伊抓住我的头发,说不。我没有进一步行动,我知道,小伊刚刚结婚几个月,还没有真正领略到男欢女爱的意境,尤其在亲吻性器的行为上还会有一些排斥。于是,我分开她的腿,让我早已怒发冲冠的小弟弟抵到她的两腿之间。这时,女孩子的羞怯感使得她本能的推拒着我的进入,还说我只要这样抱着她,她就满足了。我知道这个时候的女孩子的说话是当不得真的。我还是坚决地进入了她。她包裹得我很紧,里面很滋润。我尽量放温柔些,以免弄痛了她。这次作爱大约持续了三个小时的时间。小伊很满足,对我说,自结婚以来,她心里一直有点害怕作爱,但今天给她的感觉很不同,说真的很感谢我。当天晚上,小伊没有在我的房间留宿,因为怕同房间的人说长道短。

  不过,在第二天的白天、晚上,第三天的白天、晚上和以后的周末我们都尽量找时间享受二人世界。我也曾经为她口交过,小伊的阴唇很平展,含在口里软软的,细细的,有如吃龙虾的感觉;阴道分泌物没有任何异味,这和我以后的情人有很大区别。我为小伊口交是一种很享受的行为,事后多年还能回忆起那种龙虾般的口感。

  那次会议持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便结束了。之后我和小伊各奔东西,再也没有见过面。最初还偶有联络,后来,听说她考上了北京某高校的研究生,而我也换了单位,便彻底失去了联系。实际上,我们也没有真正想再联系,因为我们都知道,我们的缘分也就是那么一小段时间。与其做无谓的电话相思,不如留下一个美好的记忆。

  【完】